当前位置: 资源>>山庄文化

避暑山庄----“天人合一”传统文化的完美体现

避暑山庄----“天人合一”传统文化的完美体现

       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传统古典文化成为公认的世界文化历史发展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代表性建筑,无疑是中国传统文化在清朝的承接和载体。一直以来人们往往把承德的避暑山庄作为清朝的第二个政治中心,拥有举世瞩目的山水园林,其实这些认识是远远不够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体现的最高境界即是“天人合一”,而避暑山庄正是这种文化哲学的完美体现。

     “天人合一”的思想概念最早是由庄子阐述,后被汉代思想家、阴阳家董仲舒发展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体系,并由此构建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主体。 天人合一 理论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基本、最根本的哲学理论,相当于中国传统哲学的主轴线,贯穿着传统哲学历史全程。 为三点合 个三角形,它构成中国传统文化最基本元素,中国有句话叫 天大、地大、人大、道大 ,就是这个意思。将 三元素支点延长相合成另一个大的三角形,将支点中的元素合成哲学意义的范畴,就是 天、人 合成 精神 天、地 合成 自然 地、人 合成 社会 ,这样, 精神、自然、社会合一 就是“天人合一”的另一种体现。  “ 天下、国家、人心 作为哲学的层次划分,得益于《大学》中的一句话: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治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中国古代的封建皇帝,特别是避暑山庄的肇建者康熙皇帝在其文治武略的道路上烙上了最求“天人合一”的深深烙印。而避暑山庄的设计思想的主题无疑也体现着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

 

      康熙皇帝为什么要在塞外修建这样一座里程碑式的皇家园林?他的动机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站在今天的背景下来审视这些问题,我们禁不住也为这位古代皇帝的大智慧而折服。

     作为治国之君康熙皇帝首先要在治国的方针上追求“天人合一”。风调雨顺,百姓安居,番邦和睦,天下太平是每个封建皇帝都希望出现的政治局面,清朝的皇帝也不例外。清朝在康熙皇帝的治理下开始由战乱逐步走向了稳定。乾隆皇帝对修建避暑山庄的缘起,说的十分的明白,就是绥抚蒙古,行围习武,不使文恬武嬉。历朝历代,民族问题对统治者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对清朝也一样。虽然在康熙年轻时南方的少数民族早已臣服归顺,但在幅原辽阔的北部,蒙古部落却使他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蒙古部落人口众多,彪悍强壮,“三皇不治、五帝不服”。不仅各部之间经常征战,就是一个部落内也经常分裂,甚至对沙俄侵扰东北领土助纣为虐,对清王朝构成严重威胁。

      面对这种形势,康熙在平“三藩”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北部。“木兰秋?”就是康熙皇帝对外震慑、对内练兵的政策。 1681 年,康熙亲率八旗兵出喜峰口,经宽城进入蒙古卓萦图盟喀喇旗,会合当地蒙古王公贵族,长驱北上 , 一路扬鞭策马,射狼猎虎,好不威风。对康熙高超的武艺以及八旗兵的勇猛,蒙古王公无不赞叹。在此后的五十年间,康熙有四十八年专程来木兰围场,每年举行声势浩大的秋?大典。康熙设立木兰围场的目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训练部队,使八旗兵能够一直保持强悍的战斗力,再就是加强与蒙古各部落之间的联系。从 1681 年到 1795 年,康熙、乾隆两帝北巡 101 次之多。而木兰秋?是北巡的中心活动,盛况空前。每年为期 20 天的打猎结束后,都要在沿途行宫举行盛大宴会。

1711 ( 康熙五十年 ) 热河行宫已初具规模,正式定名为避暑山庄后,每年秋后的大型重要活动都在山庄内举行。起初避暑山庄的建立是因为木兰秋?,但建成后避暑山庄却成为当时的重要政治中心。清代的皇帝一直有夏季来避暑山庄的传统,“避暑”已经成为他们来这里的影响最小的理由。皇帝“天人合一”追求盛世和谐的美好愿望也在这一次次北巡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适时,随行围猎王公大臣齐集山庄,大摆筵宴,赏赐珍宝,举行赛马、摔跤、焰火等民族体育娱乐活动,君臣关系融洽,其乐陶陶,联络了感情,增进了友谊。

除避暑山庄之外,承德的皇家寺庙群也是清代皇帝最求“天人合一”的最好体现。这是清代修建的一个规模庞大的寺庙群,凝聚了汉、蒙、藏等多民族建筑风格和艺术的古建筑宝库。它们分布在承德避暑山庄外东面和北面,像众星拱月般围绕着避暑山庄。山庄是皇权的象征,这些代表着不同民族的庙宇建筑,则象征着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清康熙五十二年 (1713 ) ,诸蒙古王公为庆贺康熙帝 60 寿辰,上书 奏请 在承德避暑山庄外,围建一寺院作庆寿盛会之所。康熙帝欣然 恩准 ,遂建造了溥仁、溥善二寺。溥善寺早已荒废,溥仁寺便成康熙年间仅存的庙宇,更是珍贵。溥通普,普遍、广大意,有皇帝深仁厚爱普及天下之意。于是从康熙五十二年 (1713 ) 至乾隆四十五年 (1780 ) 67 年间,康熙、乾隆两帝在避暑山庄东部和北部外围陆续建造了 11 座大型寺庙,因其中 8 调有朝廷派驻喇嘛,享有 俸银 ,且在京师之外,故称外八庙。外八庙像一颗颗星星环避暑山庄而建,呈烘云托月之势,象征着边疆各族人民和清中央政权的关系,表现了我国多民族国家统一、巩固和发展的历史进程。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的建造背景以及许多地上文物和古建筑,作为历史的见证,反映了清代前期我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巩固和发展的历史轨迹。清帝每年有半年时间在这里处理朝政,许多重大政治活动在这里举行,许多重大决策在这里作出。如:公元 1754 年,乾隆皇帝在承德接见万里归来的杜尔伯特蒙古部首领三策凌;公元 1758 年反对叛乱,渴望和平的蒙古达什达瓦部迁徙到承德,乾隆皇帝为了安抚这些远方的亲人,专门派人仿新疆固尔扎庙在承德修建了安远庙;公元 1771 年,在伏尔加河流域生活一个世纪的中国蒙古土尔扈特部不堪忍受沙俄控制,举部东归,在承德受到了乾隆皇帝的接见;公元 1780 年,西藏政教首领六世班禅不远万里从西藏日喀则到承德为乾隆祝寿;公元 1793 年,乾隆皇帝              在承德避暑山庄接见英国到中国的第一个外交使团马戈尔尼?斯当东一行等等。只有承德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文化背景才能担此重任。因此,它不仅是中国清代的第二个政治文化中心,而且是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巩固和发展的历史见证。震慑于安抚使康熙皇帝保持政治稳定的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可见政治上“天人合一”的境界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治国上清代皇帝最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外,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的设计建造上也体现了“天人合一”的观点。“天人合一”在这里的体现就是人文与自然的完美结合。避暑山庄和皇家寺庙群继承了中国古代园林的优秀传统和艺术成就,并加以创造性地发扬光大,使之成为集大成者。

中国的古典园林,产生于春秋战国时期,发展于两晋南北朝时期,到唐宋时期随着唐诗宋词的发展融进了诗情画意。中国园林艺术到了清代发展为南北两大体系,南方以小巧玲珑的私家园林为主,北方以博大精深的皇家园林为主,皇家园林的代表就是北京的颐和园、圆明园和承德的避暑山庄。避暑山庄是清王朝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刻意经营而成的一座大型皇家园林。它的整体布局巧妙地利用园林手法,把不同民族居住地区的自然风貌和具有代表性的建筑,组织在一个宏伟的艺术空间之中,特别是江南园林艺术中以自然山水为主,建筑服从环境的园林设计理念在避暑山庄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从而使它成为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的典范。

在造园艺术上,避暑山庄把中国帝王宫殿与皇家苑囿紧密相结合,产生明显的前宫后苑的效果。位于山庄南部的宫殿区,为起居和理朝听政之所,虽然面积小,却起着控制全园的作用,在布局上注意宫殿中园林气氛的点缀。作为“宴飨娱乐”之所的苑景区,既有较强的园林意境,同时也具有很强的政治功能。清朝皇帝对少数民族首领和外国使节在正宫区以正规的礼仪进行接见,然后到清音阁看戏和到万树园宴请,这种利用园林环境进行刚柔相济的怀柔政策,在其它风景区都是少有的,避暑山庄实现了艺术与政治的结合。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创造性地集中融合汉、藏等多民族的建筑艺术于一体,共同构成一个宏伟壮丽的艺术空间,在建筑史上具有里程碑的重大意义。避暑山庄建筑丰富多彩,集中全国各地名胜,仿中有创,殿阁楼台、桥亭轩榭、假山叠石,奇观塔碣,应有尽有,几乎包括了古代宫殿、民居、园林、寺庙的所有建筑形式,组成了一个动人心魄的建筑整体,   “一邱一壑,向背稍殊,而半窗半轩,领略顿异”。避暑山庄和外八庙的建筑,从材料、结构,到布局、造型、色彩装饰都是继承了前代建筑技艺的成就,是从两汉、唐宋一脉承袭下来的。只要我们步入避暑山庄或跨进外八庙中任何一座大门,立刻会感到一种浓重的传统建筑气氛,明显中轴线布局的宫殿、散点式寺庙、自由式园林,已经使用了几千年的梁架结构,基座、屋身、屋顶三段式的造型,以及斗拱、隔扇、栏杆、装修、彩绘等,无一不是历史上继承下来的。而更为重要的是把这些传统的技艺创造性地运用到避暑山庄和外八庙的建筑上,不是模仿,不是抄袭,而是于传统中出新意,创造出充分表现康乾盛世的建筑风格。

     几座周围寺庙与避暑山庄作为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在选址上,各寺庙的位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即将原来的地形稍加改造和整理,因山借势,或平地,或高阜,或山坡,各有异趣,但却依山傍水,坐落于向阳之处,风景优美之区,正门朝向避暑山庄带有错落有致的强烈节奏,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山庄周围。在布局和艺术造型上,各庙自具特点。一般是前半部采取汉族寺庙的均衡对称手法,后半部则用藏式喇嘛庙灵活多变的布局方法,随地形而高低错落起伏。建筑造型极为丰富而生动,殿阁楼亭、廊庑塔方,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体量宏伟巨大的大红台、大白台更是动人心弦。在建筑色彩上,大面积采用黄、红、白、绿等单色或间色,对比中求得和谐与统一,显得格外壮丽华美、金碧辉煌。在建筑材料上,把中国古代木构建筑艺术推上最后一个顶峰,同时,它还在木架结构与砖石结构的结合、建筑形制与自然环境的融合、建筑形象与建筑内涵和谐统一等方面,对中国古代建筑艺术与技巧进行了熟练的运用,使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成为东方古典建筑艺术的典范。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把宗教思想与建筑艺术相融合,是中国宗教文化的荟萃和结晶。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保存的有关宗教历史文物和史料极为丰富。在山庄宫殿区澹泊敬诚殿的东北角是佛堂,乾隆曾题“宝筏喻”。皇帝的寝殿“烟波致爽殿”,西次间也为佛堂,为皇帝晨昏礼佛之所。烟波致爽殿后的“云山胜地”楼,西间设佛堂,名“莲花室”,供奉观世音菩萨。此外山庄内还建有许多寺观。万树园附近的“永佑寺”是供奉前代皇帝“御容”的佛寺,前殿供弥勒佛,中殿供三世佛,八大菩萨,后殿供无量寿佛。碧峰寺、旃檀林、鹫云寺、般若相、金山等均为佛寺。珠源寺则是一座喇嘛庙。水月庵供奉的是水月大士,仿泰山斗母宫建造的斗母阁,供奉的斗母及十二星群像。“月色江声”之东,有“汇万总春之庙”,供奉十二季花神。

        周围寺庙中的每一座建筑、每一碑碣、每一幅壁画、每一尊佛像,既是宗教珍品,又是内涵极为丰富的珍贵文物。寺庙中有许多佛像精晶,采用髹漆夹伫技艺制造,这种技法使佛像体态匀称,造型优美。还有许多高超的绘画作品,安远庙的普度殿壁画以绿度母经变故事为内容,线条流畅,造型生动,富有生活气息,堪称上乘之作。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的建造,表现了清代皇帝充分运用宗教手段怀柔少数民族的政策和策略,“因其教,不易其俗”,“修建一座庙,胜养十万兵”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天人合一”即是对中国古典文化的传承,也是对“天、地、人”这一境界的发扬。避暑山庄既在设计思想又在表现形式上对这一主题进行了精湛完美的诠释,无愧为中华的历史瑰宝。

 
中共承德市委宣传部主管 承德日报社主办 备案号:冀ICP备09008444号-3